曹德旺:企业不玩花红聪明是为了股东的利益超过

曹德旺:企业不玩花红聪明是为了股东的利益超过
中钱股票配资(www.z2qq.com)07月15日讯

福耀玻璃(600660。“只生产一块玻璃”的上海钢铁股份有限公司(sh, 03606.HK:行情)在a股市场上市已有27年。这样的股票年龄,有足够资格成为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兄弟”。
 
福耀玻璃于1991年发行,1993年正式上市。坦率地说,我认为这家公司太小了。每年赚数千万美元也算上市公司。”福耀玻璃实际负责人、董事长曹德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但时代变了,今天的福耀玻璃已成长为世界汽车玻璃行业的领导者。2019年,其营收达到210.4亿元,占全球市场的25%。在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韩国等11个国家和地区以及中国16个省设有生产基地或服务机构。
 
这位74岁高龄的福耀玻璃创始人和董事长一如既往地精力充沛,言谈中带着《21世纪经济报道》一贯的尖锐和深刻。
 
“我从1976年开始制作玻璃,我是中国最长寿的人。曹德旺与其说是自嘲,不如说是骄傲。
 
福耀玻璃不仅是第一个上市的福建民营企业和国内玻璃行业首家上市公司,是国内引进独立董事制度,聘请了国际会计公司和民营企业引入职业经理人领导,并在北美获得了第一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反倾销案件。
 
曹也是中国最优秀的慈善家之一,他发起了中国第一次股权捐赠,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将个人财富约120亿元的近50%捐给了慈善事业。自上市以来,福耀玻璃在现金分红方面也同样慷慨,迄今为止分红总额已超过人民币156亿元。
 
标准化国际化行为
 
《二十一世纪英文报》:20多年前,您是如何想到引入独立董事制度的?福耀玻璃率先引进独立董事的得失是什么?
 
曹德旺:福耀玻璃上市后,我感到责任重大。我立志说,即使不能成为国家的栋梁,也不应该成为国家和社会的负担。自从政府批准了福耀玻璃上市,我应该做好这家上市公司。
 
从上市那天起,我就开始了以提升自我为目的的转型,让福耀玻璃真正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上市公司。我开始在国际上对公司治理、发展方向等方面进行研究,发现了国际独立董事制度,我认为很好。
 
独立董事在企业中有两种职能。第一,独立董事必须像其名一样独立,不受富人和大股东的影响。他代表中小股东监督董事会。第二,独立董事普遍是企业的知识和智库。对企业的监管也可以帮助企业。
 
企业要引进独立董事,就必须充分利用独立董事。公民必须有独立行使职权的绝对权利。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企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中国企业现在可能对独立董事有了更好的理解。
 
当时福耀玻璃的董事长是王宝光,不是大股东,而是少数股东的代表。我们选他当董事长,就是选有影响力、有能力的人,而不是大股东。
 
《21世纪》:福耀玻璃在会计和审计方面也很早与国际标准接轨吗?
 
曹:当我们在国外公司治理的研究,发现一个问题,企业之间的交流,同时非常关注对方的语句,并高度重视的质量报告,看谁是审计报告,因为家庭无论你买或卖给你,会考虑你的信誉、声誉和规模问题。福耀玻璃是中国首家接受世界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公司,聘请知名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至关重要。

福耀玻璃1995年引进独立董事,1996年接受5家国际公司的审计。
 
《21世纪》:独立董事制度的引入和五家国际审计机构的任命,对福耀玻璃有什么影响?
 
曹德旺:规范自己的国际行为非常重要,为我走向国际打下基础。要想国际化,第一行为必须是国际化的。
 
圣戈班说过“无得则无失”
 
21世纪:在国际化进程中,福耀玻璃与国际巨头圣戈班从密切合作到分手,发生了什么?
 
曹德旺:圣戈班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就像福耀玻璃现在一样。一开始是大众和奥迪进入中国,圣戈班是供应商。
 
圣戈班进入中国后与中国企业合作,通过合资方式获得福耀玻璃的控股权。当时,圣戈班希望在中国投资数十亿美元,福耀玻璃只是他们的项目之一。
 
圣戈班来了,我想他会接替我,然后我就退休了。我根本不想做这件事。
 
后来,圣戈班战略性地退出,主动退出福耀玻璃,我在没有溢价的情况下回购了股权,并签署了竞业禁止协议。五年内,圣戈班将不会进入中国投资并建立类似福耀玻璃的工厂。
 
我在与圣戈班合资的福耀玻璃公司担任总经理已经3年了,但是投资需要得到圣戈班的批准。圣戈班的人都是绅士。他们在会议上从不发脾气,但在与你开了几个小时或几天的会之后,什么也解决不了。
 
我们和圣戈班合作过。没有丢失。圣戈班是个官僚机构,现在我明白了。我现在审批项目的速度很快,但是下面的人可以理解,他们找工作并不容易。
 
“21世纪”:福耀玻璃先后两次引进职业经理人担任总经理,但都因“适应环境”而离职。你怎么看待职业经理人?
 
曹德旺:因为外聘的职业经理人在进入公司时,对公司文化并不熟悉。多年来我们了解到,职业经理人应该从基层开始培训,这样他们才能在团队中发挥影响力。如果“空降”职业经理人变成总经理,老员工变成副总经理,职业经理人什么都不懂,你怎么说(团队)为你服务?
 
融资的目的是什么?
 
《21世纪》:福耀玻璃的利润水平和分红率已经非常高,为什么不利用国内资本市场的优势再融资扩大产业规模?
 
曹德旺:福耀玻璃目前的负债率很低。虽然声明中说负债率超过40%(注:2020年一季度末为47.61%),但银行存款超过100亿元。如果定金与债务抵消,就没有债务。
 
在我看来,作为企业和企业家,我们必须公平。大股东和小股东的权益是一样的,你不必耍聪明,你说融资进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多钱?
 
在国内资本市场的最初设计中,资本市场被划分为第三产业,服务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初级生产发达的国家需要二次生产的先进技术支持。做好第二次生产,我们需要支持第三次生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在健康发展的头脑中,就像这台机器转动一样,国家就很繁荣。我应该扮演好企业家的角色。

要真正实现产业发展与资本市场的平衡,需要每一个从业者都做到无私,这个市场才会健康。我感到自豪的是,我几十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已经做到了。我照顾好了国家、股东、员工、客户等各个方面。
 
《21世纪英文报》:你这样做的原则或目标是什么?
 
曹德旺:一种能力,一种团队精神。他们说福耀玻璃是家族企业,但我认为这与此无关。福特(Ford)、丰田(Toyota)和高盛(Goldman Sachs)也是家族企业。关键在于领导者的思想、状态和人格。
 
21世纪:福耀玻璃为何在香港上市?
 
曹德旺:福耀玻璃香港上市融资是福耀玻璃向欧美投资和国际化的融资。福耀玻璃H股只发行过一次,因为到美国投资了10多亿,够花就行了。
 
《21世纪》:福耀玻璃红利这么多,是否可以少点,用这笔钱来投资?
 
曹德旺:分红是股东的利益,怎么能损害他的利益?
 
做慈善和经商之间没有矛盾
 
21世纪:您捐赠了3亿股福耀玻璃股份,成立了海润基金会,这是中国第一个股权捐赠,推动了制度建设。是否达到了初衷和目的?
 
曹德旺:我应该说,基础是我的实践。慈善是我的需要,而社会的需要是有限的,因为慈善是对善的追求,善没有慈悲就不能善,要培养这颗心。特别是当你捐赠这么多股票的时候,这是一把刀砍在里面,它会痛的,不是你一个人的痛,是整个家庭的痛。在其顶峰时期,该股价值超过100亿美元。
 
我总共只有7亿股股份(持有福耀玻璃),我原本想捐赠4亿股给赫恩基金会。他们不相信我,所以我以1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1亿股股票。曹德旺真的看到了这次捐赠,批复下来了,是国务院批复的,没有股权捐赠的先例。
 
本来我想开车送一些人,但他们为什么不捐我不知道,是不出来还是不情愿?
 
我觉得这个基金会非常成功,我磨练了自己,让这把刀能插进去,我做到了。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去做这件事,才会有这样的好处。我太公平了,不能占你便宜。如果你做了伤害别人的事,你永远不会有结果。
 
21世纪:如何平衡慈善事业和商业?
 
曹德旺:没有平衡。企业家的抱负不是为了两笔钱。
 
正如我在书中所写的,“国家因你而强大,社会因你而美好,人民因你而富裕,这就是你所做的。”
 
慈善事业是善的,追求善的,追求美的,与事业有什么矛盾呢?慈善事业应该像商业一样被推广。社会和谐稳定,你要做生意;社会不和谐、不稳定。你有什么事?做慈善和经商之间没有矛盾。
 
商业成功的四个条件
 
《21世纪》:资本市场对福耀玻璃发展的促进作用是什么?福耀玻璃的成功对资本市场有什么启示?
 
曹德旺:不,不现实。例如,圣戈班就通过中国股市进入和退出。圣戈班来了,需要福耀玻璃,但圣戈班还没有走,福耀玻璃无法生产。我现在和圣戈班是好朋友。

 
最可贵的是我们在经营管理上坚持国际化、标准化、标准化,可以考虑在财富分配中如何平衡国家、社会和个人之间的关系。
 
21世纪英文报:您认为创始人和领导者的魅力在公司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
 
曹德旺:当然是灵魂的作用。
 
作为福耀玻璃的董事长,我始终觉得,要想事业成功,信心是必不可少的。
 
首先是文化自信。要有信仰,要培养慈悲、慈悲、善良,信仰能带来很多知识和智慧;有足够的工作经验;从财务会计到采购和销售,样样精通。
 
其次是政治信心。每个人做的每件事都要谈政治,企业家的政治就是尊天爱民。尊重上天就是遵守法律法规和纳税;爱就是要爱员工,爱供应商,爱客户,爱股东,保护他们的利益,你做的人就会尊重你。第三是行为自信。敢于,敢于感恩,敢于挑战。
 
另一种是能力自信。支持决策管理的能力是老子说的:德性要匹配。能力也必须大于职位、职位,才能成功。我会非常直率地说,我当然有这些品质。
 
面对全球经济衰退的现实吧
 
21世纪:今年中央提出了六个保证,其中一个就是确保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稳定。您如何看待中国的产业链和供应链?
 
曹德旺:作为企业家,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中央的决定。我们会尽力去做被提出的事情,但我们不应该喊口号,在现实中做一些事情。我认为,根据企业自身的情况,正确地评价环境,思考并制定实践是可行的。
 
疫情仍在全球蔓延,需要一个进程。现在企业复工容易复产难。复产涉及到资金链、物流链、供应链等问题,很多企业都面临着这个问题,而不是几个月,甚至几年的事情。
 
我们可以省下一分钱。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成千上万的员工不能被解雇。解雇等于解散。
 
我建议国家给予帮助,这样的企业能否减轻五险一金的负担?五险一金占员工工资的三分之一。又有增值税,亏损缴纳增值税,对企业来说压力很大。如果生意不景气,就很难再爬起来。
 
《21世纪英文报》:您是否担心全球经济衰退?如何避免全球化倒退?是否有更好的全球化道路?
 
曹德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制度和文化,我们只能谨慎地面对这个问题。
 
我们的压力很大。我们在国外投资了很多。以前外国工厂都关门了,现在逐渐恢复了。
 
全球经济衰退不可避免。20-30%的衰退是正常的,也会影响到中国。他们的购买力下降,当然我们的出口也会下降。
 
我认为这个地球村的每个人都必须面对这些事情。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