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飞鹤又短路了!虎鲸:64%上升(附简短报告亮点

中国飞鹤又短路了!虎鲸:64%上升(附简短报告亮点

中钱股票配资(www.z2qq.com)07月08日讯

截至7月8日发稿时,中国飞鹤的股价已暴跌逾8%,但其亏损收窄至2.65%,至15.4港元,营业额迅速扩大至14.39亿港元。
 
蓝色的虎鲸,卖空者,据悉,今天表示,卖空中国股票飞贺,这是价值每股5.67港元,说夸大收入从婴儿配方奶粉,夸大营业费用和数十亿美元的膨胀的资本支出数十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飞合上市后不久,做空该公司的格林尼治研究公司(GMT Research)指控其在收益和现金流方面存在欺诈行为。然而,在这一澄清之后,中国飞合的股价上涨了两倍多,市值超过了1,000亿港元。
 
在这份报告中,我们提供了一些独立的数据点,我们认为这些数据表明,Feihe夸大了婴儿配方奶粉的收入,低估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如广告和劳动力成本,将其员工数量减少了10倍,并显著提高了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Feihe在向物流供应商配送产品时计入了收入,而物流供应商一直坚称自己是独立的第三方。但我们的调查显示,feihe的主要物流公司是由其内部员工作为公司的一部分来运作的。该公司声称,即使不是全部,也会运送其大部分产品。我们认为,这是致命的信誉和财务诚信的飞行起重机。
 
如果我们把未披露的劳动力和广告成本估算加回去,并调整收入以反映独立的零售数据,我们甚至会质疑Feihe是否盈利。因此,我们使用EV/调整后的销售倍数来评估公司。即便按电动汽车/调整后销量的5倍计算,这一数字仍是中国其它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的两倍,而且我们对飞合的估值仍为每股5.67港元。
 
1. 未披露关联方物流公司的虚假收入。Feihe主要向分销商销售婴儿配方奶粉,但在“将产品交给物流服务提供商”之前,它不承认收入。公司坚持物流服务商是独立的第三方。然而,实地考察和中国公司记录显示,这些物流公司的经营者是一名Feihe员工。该公司声称,大部分飞合婴幼儿配方奶粉是从其工厂运来的。因此,我们相信当飞河公司将产品移交给其物流公司时,将会确认收入。我们认为,这对飞翔的起重机的财务报表的可信性是毁灭性的,并形成了夸大销售的明确机制。
 
2. 尼尔森和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起重机夸大了自己的收益。根据追踪中国零售销售的两个独立而可靠的数据集,Feihe的收入远低于该公司宣称的水平。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数据集是独立产生的,但在我们看来,尼尔森的数据和商务部的数据都表明,2018-2019年的实际收入比公司报告的少49%。

3.它故意少报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费用。根据几位独立数据,Feihe的运营成本比公司在文件中承认的高出数十亿美元。我们认为,这些未披露的费用表明,起重机的利润远远低于其声称。
 
鬼工厂和可疑的退税。在feihe首次公开募股的8天之后,GMT研究公司发布了一份报告,质疑该公司财务的许多“欺骗性”特征。飞河集团反对该报告的主要理由是,其财务状况是可靠的,因为其子公司在2018-2019年缴纳了数十亿元的税款。如果税收是真实的,那么起重机的财务数据就是真实的。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种辩护是站不住脚的。
 
部分飞河公司的税收来自其子公司飞河泰来公司,据称该公司产生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缴纳了数亿美元的税款。问题在于,正如费先生自己承认的那样,泰来工厂仍在建设中,在其历史记录中没有生产任何东西。当地记录显示,该公司直到2020年才获得生产配方奶粉的许可证。我们怀疑,在该公司唯一的工厂仍在建设的情况下,该公司能否在2018-2019年创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和数亿美元的税收。在我们看来,附加税并不能免除对Feihe的怀疑,相反,它是加强和破坏Feihe的财务完整性的证据。
 
5. 空中起重机夸大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夸大盈利能力的公司必须夸大资本支出或其他资产负债表项目,以掩盖虚假利润。在这个案例中,有证据显示,该公司夸大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在某些情况下,还在IPO之前完成了正在进行的基础设施扩建项目。
 
6. 主要审计危险信号。在该公司7家在华销售奶粉的子公司中,有5家没有接受任何准备上市的公司的审计,但它们对该公司财务披露的完整性至关重要。更糟糕的是,安永(或其在当地的关联公司)并不是在审计Feihe的主要销售子公司,而是在审计黑龙江省一家声誉可疑的会计师事务所。最近,当地顾问批评这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质量不佳。任何依赖审计人员来防止公司篡改财务报表的投资者都不能从起重机那里得到安慰。即便在feihe上市之后,其中国子公司也没有接受安永(Ernst & Young)或其关联公司的审计。
 
7. 最初的中国骗局。在一次失败的反向收购中,它以“美国ADY”的名义在美国待了10年。尽管最初股价飙升,但当该公司的审计助理也是发起人的消息被披露后,feihe的股价暴跌。当它姗姗来迟地披露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项调查后,它的主要审计师离开了。随后,该公司回顾了其历史财务数据,承认将当年的净利润夸大了29%。在最后几年,该公司更换了4名审计师,这是企业腐败的明显迹象。公司步履蹒跚,被虚假财务业绩的谣言所困扰。投资者信心崩溃,起重机的股价暴跌,再也没有恢复。2013年,它被可耻地私有化。
 
8. 同样的业务,不同的结果?由于在同一市场向同一客户群销售同样的产品,Feihe未能在美国上市,并被反向收购。然而,在远离监管机构、审计师和投资者的审查和监督的情况下,起重机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扩大利润空间;生意比苹果和微软好。
 
9. 混淆了原始畜牧业。尽管该集团奇迹般地扭转了命运,但更令人费解的是,其几乎是唯一的鲜奶供应商的财务出现了崩溃。肥河鲜奶78-96%产自天然畜牧业(香港:1431)。原来畜牧业原来由飞鹤董事长所有。如今,他声称与原来的畜牧业已不再相关。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投资平台巨富(Max Wealth)的网站上,飞河集团董事长冷友斌夸口说,他不仅管理着公司,而且是原始畜牧业事实上的管理者。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