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服务40亿港元发债与“投桃报李”入股合富

碧桂园服务40亿港元发债与“投桃报李”入股合富

  据悉,碧桂园服务并不是第一次与合富辉煌有关联。早在去年7月,碧桂园服务以3.75亿元代价收港联不动产全部股权,该物业公司前身为港联物业,此前便是由合富辉煌持股85.5%。
 
  该笔收购对于碧桂园服务来说意义不小,彼时李长江称,港联不动产是以商业物业为主的公司,从目前公司投资内容来看,需要一家有品牌、有追求、有量的商业物业公司,可以补齐短板。
 
  在碧桂园服务对外的解释中,这次投桃报李的行为背后则只是一次纯粹的财务投资。黄鹏透露,这次对于合富的投资有非常稳定的兜底收益,是很不错的投资。
 
  “跟早上的可转债发行没有直接联系。”黄鹏称。
 
  然而,除了财务投资,是否有业务层面的合作呢?“在财务投资背景下,可能以后有一些二手房方面的合作,公司也曾经想要购买(合富)二手房的业务。”黄鹏坦言。
 
  据悉,于碧桂园服务而言,在基础的物业管理之外,其一直在寻求增大增值服务的业务比重,这对于物管公司的盈利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提升。
 
  二手房的租赁物业便是物管公司布局的增值服务之一。李长江此前曾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提过,相对于中介而言,其实物业公司更加接近业主,更加能够熟悉掌握所在小区内房源的租售信息及相关业主资料,可以将二手房租赁业务社区管理更加有效结合起来。
 
  在碧桂园服务自己的规划中,增值服务2.0便指的是房屋的租售、社区资源的整合和利用。“如果合富出售二手房业务,将优先给我们。”
 
  截至2019年,碧桂园服务于2019年实现增值业务收入8.65亿元,该项占比从2018年的8.92%增至10.64%。
 
  3月份才在业绩会上说着有充足现金的碧桂园服务,如今发了一笔近40亿港元的可转债。
 
  4月27日晚,碧桂园服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发行可换股债券用于并购、战投等,但规模尚未厘定;4月28日一早,碧桂园服务披露了此次发债规模,瑞银AG香港分行(作为独家牵头经办人)同意认购或促使认购人认购发行人将发行的本金总额为38.75亿港元的债券。
 
  该可换股债为一年期,初始转换价为每股39.68港元,且此次债券不计息。
 
  正如其他采取类似于配股融资的港股企业一样,碧桂园服务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正向反馈。公告发出后,碧桂园服务股价下挫,盘中一度下跌近4%。截至4月28日收市,碧桂园服务报35.1港元/股,下跌1.82%。
 
  市场对碧桂园服务这样一笔高位可转债仍有些摸不透。而在4月28日当晚,一则关于合富辉煌的复牌公告也出现了碧桂园服务的身影,短短一天内,碧桂园服务又一个资本操作浮出水面。
 
  70亿元现金与40亿港元可转债
 
  自2019年1月首次增发股票筹资25亿美元以来,时隔一年多,碧桂园服务再度做了大额的融资活动。
 
  于4月27日,碧桂园服务、其全资附属公司Best Path Global Limited(发行人)及瑞银AG香港分行就发行一笔可换股债券订立协议。
 
  公告指出,待相关条件达成或获豁免后,瑞银AG香港分行(作为独家牵头经办人)同意认购或促使认购人认购发行人将发行的本金总额为38.75亿港元的债券。此次债券不计息,并将由碧桂园服务无条件及不可撤回地担保。
 
  按初始转换价每股股份39.68港元计算,并假设债券按初始转换价获悉数转换,债券将获转换成9765.625万股股份,占碧桂园服务现有已发行股本约3.59%及经于债券获悉数转换时发行转换股份扩大的已发行股本约3.47%。
 
  与上市之初的配售动机一样,这次碧桂园服务也称更多瞄准了收并购等。
 
  据悉,此次碧桂园服务债券发行的所得款项总额将为38.75亿港元,其拟将所得款项净额用于未来潜在的并购、战略投资、营运资金及公司一般用途。
 
  不过,碧桂园服务并没有透露意向标的,只是称尚未确定有关收购或战略投资的具体对象,公司将就任何有关收购或战略投资密切监察集团业务及市场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在3月份的业绩会上,在问及今年是否有收并购计划时,碧桂园服务总经理李长江回答道:“就公司目前的现金量,在没有遇到超级标的时,是可以达成收购目标的。除非出现超大型标的,否则我们的现金不会不够。”
 
  据悉,截至去年底,碧桂园服务银行存款及现金总额约69.26亿元,为目前香港上市物业股中资金最为充裕的一家,与之同等量级的是保利物业,在手现金为65亿元左右,其他则多在3亿元以下。
 
  换而言之,碧桂园服务此次收购背后或遇上了较大的收购标的。
 
  摩根大通于当日报告中提及,大多数物业管理公司依靠净现金运营,不必面临去杠杆和现金流问题,配售必要性较低,所以对碧桂园服务发行可转债感到意外。
 
  一般来讲,若有类似配售行为,则可能是有三个原因:迫在眉睫的大规模并购;股价接近历史高位;以及没有强大的支持开发商,在这种情况下引入战略股东可能会产生协同效应。
 
  而另据了解,虽碧桂园服务手握69亿元左右的现金,但其中非人民币现金余额为11亿元,若扣除股息支付后,预计非人民币现金余额则在7亿元左右——这意味着碧桂园服务或有可能进行海外资产的并购交易。
 
  随后,观点地产新媒体向碧桂园服务方面求证关于此次发债的更多细则。碧桂园服务方面称,公司一直在主动寻找不同的潜在收购标的,截至目前已有规划中的收购标的,但暂未到可披露阶段。
 
  同时,其称此次资金用途中绝大部分会用于战略投资和收并购,并且海内外的标的都有可能,目前有很多潜在的标的。
 
  “未来12个月内一定会落地不少,会有重大的突破。”碧桂园服务称。具体而言,此次潜在收并购将会围绕公司“大物业管理”的核心战略,聚焦设施设备管理的提供高技术含量的专业服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虽碧桂园服务此次融资采取发债形式,但由于为不计利息的零息债券,预计将来投资者很大可能转为股份形式;此外,高位转股价也使得摊薄股份比例可以相对降低。
 
  综合来看,碧桂园服务基本是做了一次没有增加任何债务负担的配股融资。
 
  对于此次可转债发行,碧桂园服务对观点地产新媒体称,相信此次可转债发行可为投资者提供非常优质、具备灵活性的投资标的;且可转债可降低融资成本、增强资金实力,亦不会直接摊薄公司股权。
 
  另据碧桂园服务首席财务官黄鹏透露,此次可转债已于昨日获2.3倍认购。
 
  “投桃报李”入股合富
 
  这边近40亿港元的发债才刚公布,另一边碧桂园服务已经掏钱买下了知名中介代理企业合富辉煌近10%股权。
 
  早在4月16日上午,合富辉煌公告称公司股份将于2020年4月16日上午9时正起于港交所短暂停止买卖,以待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刊发一份载有公司内幕消息的公告。
 
  此后于4月21日联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于4月15日,合富辉煌获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扶伟聪全资公司China-net Holding Ltd在场外以每股均价1.5港元增持约8004.43万股,涉资约1.20亿港元,占合富辉煌已发行股份股本约11.87%。
 
  本以为只是扶伟聪单方面的增持,但在4月28日晚间的公告中,扶伟聪却将所增持股份基本都转手给了碧桂园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一笔简单的股权出售,早在股份出售前乃至扶伟聪增持前,碧桂园服务就与合富辉煌签订了一份一致行动协议。
 
  2020年4月15日,碧桂园服务旗下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碧桂园物业香港与China-net就要约项下的要约股份订立一致行动协议。
 
  待股份收购协议完成后,碧桂园物业香港及China-net将进行相关接纳及收购要约股份。先是由碧桂园物业香港接纳及收购要约股份,收购金额以1.2亿港元为上限,及67,380,000股要约股份为上限;之后由China-net接纳及收购其余要约股份。
 
  而于最终联合公告中所公布,股份收购协议最终于2020年4月17日完成,碧桂园物业香港将先接纳及收购最多67,380,000股要约股份,在每股要约股份要约价为港币1.50元的基础上,一致行动协议下碧桂园物业香港须付总代价上限为1.01亿元,将以其内部资源支付。
 
  对比而言,1.5港元的收购价,较股份于最后交易日在联交所所报收市价每股1.40港元溢价约7.14%。
 
  签订一致行动协议下,尽管碧桂园服务实际上接手了近9.99%的股份,但名义上碧桂园服务并无单独持有任何股份权益。
 
  公告称,收购事项前,China-net拥有50,718,000股股份的权益(占合富全部已发行股本的约7.52%),及连同一致行动集团拥有合共260,325,467股股份的权益(占合富全部已发行股本的约38.62%)。
 
  紧随收购事项后,China-net拥有130,762,340股股份的权益(合富全部已发行股本的约19.39%),及连同买方一致行动集团拥有合共340,369,807股股份的权益(占合富全部已发行股本的约50.49%)。
 
  换而言之,扶伟聪方持股比例上升至50.49%,掌握绝对控股权。
 
  对于为何没有直接入股合富而是选择从扶伟聪手中纳入股份,黄鹏则解释称,一方面是对方考虑稳固大股东地位,但另一方面对方也可能面临要约收购股份太多而没有资金可以支付的情况,所以碧桂园服务充当的是“白衣骑士”的身份。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