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最好战的那个男人要走了

美团最好战的那个男人要走了

中钱股票配资(www.z2qq.com)07月04日讯

近日,美团网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引用了一首诗《再别康桥》,并发送了一个朋友圈,似乎有着不同的含义。
 
今年5月,美团的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时,王宣布将出售200万股,套现2.74亿港元。6月24日,王慧文在微信上的帖子被许多网民解读为提前退休的公告。
 
7月3日美团回应:s组成员王慧文还没有调整退休日期,工作正常进行。他仍将于2020年12月从公司的具体管理事务中退休。此后,王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担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约讲师。
 
“提前退休”还是“计划退休”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作为团购、美团外卖、骑行等重要业务的先驱,美团的伴郎王会文正逐渐退出舞台。
 
三场战役奠定了美团的基础
 
2011年,强烈反对出售人人网的王慧文再次与王兴合作,加入美团重新创业。
 
美团内部虽然都姓王,但“老王”是王慧文的名字,王星的名字是星哥。
 
据说惠文的好奇心很强。你只是不杀它。“很多人只是给自己设限,最终没有实现他们本可以实现的目标。”王说,正是这种好奇心让他特别有兴趣在美团网试一试。
 
在王加入美团的那一年,“千军之战”就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2011年8月,团购网站数量超过5000家。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美团推出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当时美团开了大约100个城市,大众点评和糯米基本上有20-30个城市。王慧文回忆道,美团在计算账目的同时扩大了城市,最终赢得了团购大战的胜利。
 
在尝试了千军之战之后,王慧文迎来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战役。
 
2012年11月底,王兴对shudroplets众筹创始人沈鹏说:美团团购业务在集团阶段是合格的,我希望创业,让老王(王慧文)负责,希望沈鹏能去支持。
 
一开始,王慧文可打得沈鹏乱了阵脚。但新产品团队在那一年探索了7、8个方向,如美团first rich(餐饮SaaS服务系统)、电子菜单、智能餐厅等。半年后,什么都没发生,直到他们发现了美团外卖业务。
 
在看到外卖市场的规模后,美团外卖采取了高抓高打的策略,在电梯网站上到处打广告,王慧文带领团队在一年的时间里扩张到了200个城市。竞争非常激烈,外卖员工在ele的两边。我和美团经常上演“武术”。
 
2015年,知乎透露美团外卖应用程序中含有后台终止运行进程的权限。这四个允许终止流程的应用程序是ele的商家版本。我、大众点评、百度、点点是美团外卖的竞争对手。当时,王慧文站出来解释,新人编写的程序方案并不完美,但BUG程序运行了一年,外界难以相信美团居然没有认真“审核”。
 
这只是一个插曲,但在美团活动的最后,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故事。当避署。在我准备出售的时候,王慧文提到美团也参与了竞标,成功促使阿里巴巴将出价从70亿美元提高到90亿美元,完成了对ele的收购。我更加昂贵。
 
美团外卖的胜利成功地将美团从团购网站转变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为王慧文的全球地位奠定了基础。
 
2017年美团推出美团打车服务,王慧文成为美团打车服务的法人,旅游业务是王慧文在美团的最后一场较量。

即使竞争对手是强大的滴滴,王也能分一杯羹。
 
“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需要两个打车平台来保障”、“美团打车,多给你一个选择”。王慧文经常接受媒体采访,并以挑战者的身份出现。当时美团打车在上海、南京、常州等地通过补贴推广,滴滴也派人去那里监督战争。
 
两人都曾因故意扭曲市场价格接受过地方政府的采访。最终,程维的叫车服务面临着一场不会在滴滴和美团之间爆发的“核战争”。2019年4月,美团推出了聚合模式的叫车平台。王慧文仍在该行业占据主导地位,但不再需要与滴滴争夺线下市场份额。
 
后来,王还参与了收购摩拜单车的业务。之后,摩拜单车与美团APP全面对接。摩拜单车被划分为美团LBS平台的骑行事业部,王慧文担任该事业部的总经理。在王慧文的带领下,摩拜品牌更名为美团自行车,现在很多地方都推出了新的自行车来吸引用户。
 
今天,美团网正处于一场激烈的竞争中,但它看起来并不会打破这种局面。然而,活动的启动时间是美团上市的关键节点。当时,市场的主流观点认为,无论什么场景是离线,业内曾擅长近距离作战和王huiwen,主要干部,有希望改变市场格局,因为出去的战争也贡献了很多业内的提高IPO的估值。
 
美团上市后,王再次投身美团的新业务。据36kr报道,美团由高级副总裁兼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领导。可以说,美团在新业务扩张的土壤上,总能看到王慧文的身影。
 
正因为这些尝试,美团的生态边界不断扩大,部分业务逐渐成为市场的领导者,最终帮助美团成为市值1万亿港元的公司。
 
一线球员不会成为ceo ?
 
在他的公开演讲中,王解释了为什么美团点评似乎总是树敌。
 
核心原因在于美团点评的四大主营业务,从团购、电影到配送、旅游,所有竞争对手都以B2(线下供应、绩效)为核心,这是2012年以来中国互联网最恶性的循环。
 
“不仅核心竞争力相似,实际上你也可以看到类似的场景。”所以在王看来,在同质化的竞争中,只有打得最狠的人才能生存下来,而王恰好是最好的。
 
然而,事业有成的王并没有在美团点评中得到提拔。
 
仔细看看王的简历,她于2011年加入美团,最终成为美团高级副总裁,而不是总裁或首席执行官。在个人层面上,这很难避免遗憾,尽管王可能不在乎。
 
与字节跳动今年的管理层变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王年龄相仿的张立东今年3月被提升为字节跳动(中国)的董事长,而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则专注于国际业务。另一家TMD滴滴打车聘请柳青担任总裁,创始人程维担任董事长。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王在美团排名第二的职业生涯天花板,理论上与他升任董事长无关。市值上万亿美元的公司没有董事长,这可能与王没能确定谁将接任首席执行官有关。

前美团外卖高级运营总监Sean bin离开后,他在美团对朋友们说:“在美团,你碰不到王兴的小圈子。”
 
据了解,美团内部,一方面是继王兴之后创业的核心人员,包括郭万怀、陈亮、尹志华、穆荣军、王慧文、杨军、赖斌强等,这些人与王兴既有亲戚或同学关系。
 
另一方面,由黄红光、黄东、张强、陆银凤、王军、张旭、姚军涛、霍志远等高管组成,是美团的“八王”。他们都是坚强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到达美团的顶峰。
 
2017年前后,美团的高管和八位金刚相继离职。同年5月,王兴分公司的关键人物尹志华宣布离职。
 
如今,美团网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即将离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穆荣保持低调,美团网的权力金字塔结构变得模糊起来。
 
仍然没有战争要打
 
美团现有的业务经过多年的发展,得到了不同的期望和结果。
 
护城河的主营业务相对稳定。根据Trustdata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的交易量稳步增长,达到65.8%。美团白酒旅游业务也对携程产生了影响。2019年上半年,美团占中国国内用户支付订单的50.6%。2019年,美团的猫眼占据了超过60%的市场份额,并实现了盈利。
 
在创新业务中,共享单车、网约车和充电平台目前还不占主导地位,但非战略性业务并不着急。在未来新的业务增长点,1000亿元的目标闪购,和生鲜业务多年来一直低调发展。所以目前美团似乎处于无战可打的状态,组织升级恰逢其时。
 
Meituan报告也需要组织升级,原刘王兴则Changyi创始人,前雇员,目前离职员工厨房的核心组织“业内十周年”分享一个故事:2015年前后,当董事会议谈论人才培训,我说,业内成立于2010年,近四年或五年了,在十几个导演,这是做的?所有人都是空降进来的,包括我自己。
 
在过去的五年里,美团应该已经解决了中层管理发展的问题。最高级别的组织管理升级也将于2019年启动。老将王慧文退出一线,新的核心管理s团队(美团最高管理决策机构)形成,都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故事。
 
据36kr报道,美图大众点评正准备平稳过渡。目前王慧文负责的“用户平台”(协调美团用户增长,堪称最关键的“中台”业务)和“基础研发平台”进行了拆分重组,任命了新的负责人。其次,6月份,王慧文管理的“LBS平台”下的充电宝、两轮、巴士、地图四项业务被调整为美团平台,负责去年年底任命的副总裁李树斌。
 
新上任的副总裁李书斌和新上任的负责美团酒店业务的副总裁郭清是新的s团队成员。这些核心决策层将带领美团进入下一个阶段。
 
“互联网在下半年,准备开始偿还未来十年,和新S -兴团队业内的领导下将不断突破,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这是适合的时机指挥棒”,王Huiwen强调,“在2020年,我将和你一起战斗,全力以赴促进业内发展,确保各项工作有序过渡。”
 
即将离开的王仍然对美团的未来感到担忧。但王真的变了。沈鹏表示,在前员工组织的美团10周年庆分享会上,他曾经喜欢坐下来和老王聊天时谈论一些事情的规则,但现在和老王聊天时,他感觉自己更关心别人。
 
无论如何,王已经选择离开他在美团大学的特殊讲师职位,在那里他将分享他的一些互联网冒险经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